虹桥一姐为蹲守明星10小时不上厕所 自称不想红担心韩国明星认出(

编辑:凯恩/2018-11-12 13:11

  活动开始时,主持人自我介绍:“上海有虹桥一姐,我是一哥!”龚玉雯很气愤,认为主持人在嘲笑自己,也很担心他认出自己会引起围观。但马上,她兴奋地跟来签售会“打酱油”的朋友炫耀:“我怕有人认出我。我还不够红,可是今天主持人认得我!”现场一群歌迷举着灯牌和和横幅合影在她身后合影凤凰娱乐(fh643.com),她误以为自己不小心入画,赶紧躲到朋友背后。

  12月14日,新科影后马思纯在机场“采访”虹桥一姐的视频让龚玉雯又上了一次热搜。镜头里,她戴着口罩,身体向前躬,说话很小声。

  “没!”对方答。龚玉雯没说话,黯然了一秒钟。

  虹桥一姐为蹲守明星10小时不上厕所 自称不想红担心韩国明星认出自己

  “你想红吗?”高大帅气的男艺人问她。“我不想红,但我现在太红了。”女孩不好意思地笑笑。两米外,三个手机镜头对准他们。

  走红后,玉雯没敢出门,在奶奶家躺了一个星期,把以前想看没时间看的韩剧全补了一遍。风头还没有过去,她忍不住又去了机场。这是她的兴趣,也是她的生活。但事情发生了变化,她不再是明星机场照角落里灰突突的小粉丝。她开始变成了人们追逐的对象,粉丝和狗仔都把镜头焦点对准她的脸。

  活久见!众男神围坐吃火锅梁朝伟斯文陈奕迅吃嗨

  “现在那些十八线小明星都要蹭你虹桥一姐的热度了!”龚玉雯的“经纪人”小叶说。迅速走红让她感到兴奋,也很烦恼,担心这种群嘲式的走红会让明星讨厌自己,“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名博爱粉,继续天天‘狗’机场看明星”。周围的人似乎没注意到她的烦恼,大家只想把她奋力推向台前。与袁成杰再次“对话”就是在“狗仔”(专职为记者拍明星的人)、“经纪人”、朋友的裹挟下成形的,他们甚至取好了标题“袁成杰再次落地虹桥机场,虹桥一姐会来送他吗?”

  龚玉雯对袁成杰说:“我不想红,但是现在我太红了。”她不想红 但“现在很红”。机场停车场内,她和袁成杰隔着一米五的距离,仰头望着他,不停前进、后退,受宠若惊地笑。

  

  小叶曾几次劝她把头发剪短,这样网友就认不出来你了,但龚玉雯舍不得,她的长辫子放下来够到腰了。倒了一辆公交、三次地铁,龚玉雯赶在活动开始之前来到离家2凤凰彩票(fh643.com)4公里外的杨丞琳新专辑签售会现场。黑压压的粉丝和路人已经把舞台包围了,她懊恼地说:“这边很多都是路人知道吗?路人在这晃,烦死了。”

  12月17日中午,走红13天后,龚玉雯戴着蓝色医用口罩和一副没有镜片的豹纹眼镜出现在地铁站。但是随手一挽的马尾辫和黑白花格大衣出卖了她,小叶刚一见面就把一顶黑色鸭舌帽扣在她头上,遮住了她的额头。

  像所有18岁的少女一样,突然陷入风暴中心,龚玉雯想继续正常地生活,但一味地接受来自身边人“你是虹桥一姐,你很红”的暗示,这让她感觉矛盾而迷失。她担心明星们认出她,知道她不是专门在机场等他们而讨厌她,但又期待他们认出自己。她不停地问身边的人:“你说韩国和台湾用微博吗?他们不会知道我的事吧?杨紫今天早上在机场问我朋友‘一姐呢?’林允认出我了吗?”

  “狗”这个字形象地描述了他们在机场追星的状态:像嗅觉灵敏的狗一样,掌握着每个明星的行踪,稍一露头就迅速扑上去,要签名、合影,和“爱豆”说一句:“哥哥(姐姐)辛苦了,好好吃饭,注意身体。”12月4日,袁成杰发出的微博转发数和评论数很快达到10万。随后网友扒出了更多“虹桥一姐”的照片,它们像病毒一样瞬间传遍网络。女孩黝黑、带些土气的脸出现在无数明星的机场照里,“辨识度极高”。

  龚玉雯是一位“博爱粉”。和只追一个明星的“唯粉”概念相对,“博爱粉”经常“狗”机场蹲明星,从一线当红“鲜肉小花”到十八线不知名“网红”,她们都爱。每个人手里都存有一批明星的身份证号,通过身份证号查到明星的航班行程后,他们“狗”机场,盯出入口,等待“爱豆”的到来。

  虹桥一姐为蹲守明星10小时不上厕所 自称不想红担心韩国明星认出